IMG_4146.jpg

夏。午。悶熱。

為了閃避戶外灼熱的陽光,來到游泳池消磨時間。

午餐。泡麵加蛋。游泳池的招牌菜單。

沿著扶手而下, 水是微涼的,溫度適宜。人群不多,鮮少人知道此處也有游泳池吧!

看著Jimmy使勁打水的樣子,不久應該就累了吧!他說「媽媽。我們來比賽,看誰先摸到地板!」我大力吸一口氣,往下俯衝,卻被水阻擋的無法前進,嗆鼻!這天殺的水!總是和我作對。我投機的說:「不是蹲下就好了嗎?你看。」馬上屈膝觸摸著地板,這算是為求勝利不擇手段嗎?

Ruby一旁喃喃自語地說。「好想學會游泳喔!」這念頭坦白說,我也想了好多年!她說「媽媽。我們來玩水母飄!」看著她在水中掙扎又繼續的模樣,只能緊抓著她的泳衣不放,我好怕!佇立在這游泳池中,是種無奈,是種不諳水性的無奈。

將小孩的安全疑慮交給你,爾後,蛙式混合自由式,來回不到50公尺,就開始打嗝,看吧!游泳也是會飽的。今夏已過了大半,恐怕又和標準的蛙式無緣了。

離開游泳池後,已經全身無力,腦中還一直迴盪著你叮嚀的話語。「手打直,撥水、腳踢。」這些我懂。只是呼與吸無法取得協調,手腳總是不聽使喚,我也想平心靜氣的游蛙式呀!但我處於水中總是慌亂,是因為在水中會有窒息感的關係嗎?

原本的計畫,今天是留在家磨桌子的,進度是希望那檜木老桌這星期可以完工,不管發生甚麼原因,我暗自期許!

回家。想換上的工作服,看到那凌亂的被窩,仍維持離開前的模樣,彷彿還留著起床前的溫度,那般的溫軟誘人,不由自主地鑽入。我真的只想換好衣服,就去磨那歷史刻劃過的檜木桌,那是我想重新粉刷放置臥房牆角的書桌,一張屬於我們看書的老桌。

手輕拍另一邊的枕頭,呼喚Jimmy和Ruby躺下,Jimmy說他不想睡。半夢半醒的說:「不想睡你跟爸爸去磨桌子好了!」游泳真是累人的運動,一定是喝太多水了,太飽了,血液直達腦門無法思考,我想。

「媽媽。妳知道嗎?那桌子怎樣磨才會快?」Jimmy興奮進房說。我仍在睡夢中,敷衍的回應著「嗯!不知?」他說「加水呀!」加水呀!這話。一直迴盪在腦海,是真還是夢?喝了這麼多還加水?不對!是現實,Jimmy撲在身邊邀功的模樣這般真切,倘若是現實!那我那老桌不就成為泡水家具了。

翻身下床。陽台密閉的小空間,水龍頭接上澄黃色的水管正噗噗的冒著水,受洗的老桌,已脫去紅檜色的老皮,光溜溜的模樣帶點純樸與羞澀,它會冷吧,我想。我的心也盪到谷底。那水不斷由上往下灌注著,彷彿覆蓋一層風沙的樹木,等待著洗去塵埃,我的火也慢慢的升起,「你這樣澆水,這桌子遲早會爛掉。」親愛的!你可知,為了這桌花去我多少逛網時間及多少大洋呀?真的不知該哭還是該笑?哭的是它正在游泳,笑的是它已打磨完工。

你關掉水龍頭說「爛掉也沒辦法,妳知道這多難磨嗎?」露出了因磨破皮,紅腫的虎口。我知道,就因我已磨去大半桌面,起了頭,你才接續後面的收尾。我不語。望去牆上的鐘,六點鐘。我問「晚上要吃甚麼?炒飯好嗎?」你微溫回答「妳要去買?不煮嗎?」轉過頭問Jimmy「要吃自助餐嗎?」Jimmy彷彿知道我的生氣附和著說「我要吃炒飯。」你冷冷的說要吃便當。我帶著Jimmy買飯離去。

火不想讓它繼續點燃,於是,你我選擇彼此冷靜,我知你的辛苦,求好心切的你想在今日完成這惱人的工作,想給我個驚喜。但我並不想草率完工,我若急迫,家不會一直處於施工中。買炒飯,店家沒開,撲個空。剛才的談話,你欲言又止的語氣似乎希望我下廚,要下廚嗎?心理盤算著洗米煮飯的時間,好吧!就順你吧!夫妻之間,不就你讓、我退。順勢買了高麗菜和蛋,空氣仍瀰漫著一股悶,這燥熱的夏,總讓人心煩。

準備材料到拌炒時,汗水隨著高溫不斷的竄出滴落。突然,想起隔日是七夕,擺盤盛裝炒飯,平日晚歸的我,始終無法全家好好吃頓飯,就以這餐提前慶祝吧!我的禮物,就那打磨好的老桌頂替吧!你的禮物?當我上好漆,就會是完美的情人節禮物,一個屬於你和我的禮物,老桌就先去廁所住幾天,與除溼機相處,先除掉一身的溼氣吧!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魚兒 的頭像
魚兒

魚兒的細語呢喃

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my
  • 我來了~
    咦?檜木桌妳買了嗎?下次拍照片給我看看?

  • 前陣子克制不了慾望,就給它買下去,
    嗯!嗯!磨之前有拍照,再拍幾張磨好的給妳看看。

    魚兒 於 2010/08/17 10:56 回覆